卡列拉斯的熱情


“用人最重要的,就是看他有沒有熱忱”-- 一位總經理的話      曾渙釗

 
鳳凰花開,驪歌唱起,又一批年青人在蟬聲高鳴之際,滿懷對未來的憧憬,走入社會。幾位認識的年青人持來履歷表,請我幫他修改,同時也希望我能向他嚮往的公司推薦。初次踏入社會的年青人通常是沒有多少經驗。在履歷表上能說明的,主要就是畢業自那學校、科系、修了那些課程,成績好的還可附上一張成績單來示人。大體而言,幾乎都是大同小異,很難表現個人的特質。在這景氣低迷,理想的工作又少,競爭對手眾多的情況下,如何才能突顯自己的優點,脫穎而出呢?用人的主管又如何在芸芸眾生中,別具慧眼的篩選出理想的員工?
一位長者,有著多年用人的經驗和智慧的總經理,在交談中說:「用人最重要的就是看他有沒有熱忱,其餘的像工作經驗、學歷….等就較不重要。」我聽了深表同意地點頭。是的,一個人不論他(她)的出身背景是那一所著名的學府,讀的是否正統的科系,在校的成績有多好,如果缺乏熱忱,就產生不了光和熱,在工作中產生不了動力。
熱忱表現在對所專注事物的狂熱喜愛,願意不計一切的投入,只為達成理想(樂在工作) 。熱忱表現在雖然不懂或缺乏經驗,但是為了完成工作,願意努力學習(樂在學習)。熱忱表現在為了達成任務,積極主動分擔伙伴的工作,待人接物總是熱心,誠懇、有禮、沒有造作,不孤芳自賞(敬業樂群)。有熱忱的人為了有效達成任務,永遠思考追求更好方法(樂在上進)。一個人若具備淵博的學識背景,但是缺乏熱忱,就像一部構造精美的機器,若缺少了動力,是起不了作用的。相對的,一位出身條件較差的人,雖然欠缺良好的學識和經歷,若擁有持續的熱忱,其成就將不可限量。
不久前,在開車途中從廣播節目裏收聽到當今世界三大男高音的卡列拉斯說:「我是荷西‧卡列拉斯,我唱一首中國的曲子送給中國的朋友…。」我很好奇地想知道一位老外,卻是世界級頂尖的歌者,唱起中國曲子來會是什麼樣的味道。在唱片行裏找到這一張CD,封面以紅色為底,印上一張卡列拉斯的像,標題是熱情(passion)。
當今世界三大男高音中,卡列拉斯的許多先天條件是不及其他二位的 ; 帕華洛帝有著熊一般的身軀,肺活量大,唱起高音似乎不必費太多力氣,因此有高音C之帝的美譽。而多明哥的身材和歌聲就一位男高音而言也滿適配。卡列拉斯在這三人中,個子較小,體型也不像其他二位般的魁梧。然而在觀賞這三位世界級的男高音為1990年世界盃足球冠亞軍爭奪賽之前夕所舉辦的演唱會的錄影帶,就深深地為卡列拉斯的表現所感動。個子較小的卡列拉斯唱到高音時,很自然地就踮起腳尖,然而他的聲音又是那麼地誠懇、認真。這一年他才從纏鬥了幾年的血癌的陰影中走出來。有一次在朋友家欣賞音樂,從他的百萬級音響 ( 小的音響是無法表現出他的力量 )聽到卡列拉斯演唱的「中南美彌賽」,曲子就像從他的肺腑之間暖暖送出,聽了讓人動容。自此就對卡列拉斯有了另一番的喜愛和景仰。
卡列拉斯在”熱情”這張專輯裏演唱的中國曲子就是大家熟悉的”在那遙遠的地方”。 據說為了唱好這首曲子,他還請了兩位中國籍的老師,用了一個月的時間,教他如何正確發音(好一個認真負責的專業精神) ,雖然他不見得懂得每一個中文字的意義。聽他唱起來咬字不似標準北京話的字正腔圓,還帶有老外說中文的口音,卻也相當接近,再加上他原本渾厚的音色,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動。
歌唱家如此,畫家如梵谷也是如此,成功的企業家和個人亦是如此。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裏就說 :「古今之成大事業,大學問者,必經過三種之境界,…其第二境界即「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 」如果缺乏熱情,做任何事是不會衣帶漸寬終不悔的。因此若想成就一件事,是要帶點瘋狂(maniac)和執著的精神。
職場裏的工作往往是重複、瑣碎或單調的,許多人在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,遭受到一些挫折,對人和事就不再有那份新鮮感和熱情。也興不起學習新事物的精神。不自覺的口頭上就掛著無力感或許多的無奈。果真如此,音樂往往是精神最好的補劑。那一天找來卡列拉斯的這一張 ”熱情”聆聽,也許從樂聲中可再拾回一些不自覺流失的情感。

曾渙釗  安瑟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
 

專文Arthur TsengComment